1235676822760.jpg  
 
2011《英雄本色》26周年紀念:世上已無英雄時...
 
 
序:膜拜英雄
 
歲月猶如一台巨型摧毀器,總是將記憶粉得支離破碎,在時光的隧道裡留下七零八亂的碎片。早已記不清第一次看《英雄本色》是什麼時候,數不清已經看了多少遍《英雄本色》,也不知道伴隨《英雄本色》全身流動的血液沸騰了多少回。為小馬哥感動了多少,為豪哥唏噓了多少,記憶裡一樣沒有清晰的記載。
 
只記得,1998年的數九寒冬,在上海城堭廟旁用12元錢收了三張VCD,一套簡裝的《英雄本色》全集。那時電影只不過是生活中可有可無的調劑品,放假的時候順手丟進了行李包帶到了老家。此後的寒暑假或是休假期,當久別的“心靈港彎”失去親切,浮躁的無所事事中總會將《英雄本色》塞進碟機,在那段越來越熟悉的影像中打發無聊。或許是看的遍數實在過多,父親每每進門就會說上一句“又看這電影了”,我也順口回上一句“好看啊”。再後來,父親對《英雄本色》中的故事和台詞也是很熟悉了。
如今電影已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書架擺上了正版的精裝《英雄本色》DVD,每每替別人找碟翻出時,看著小馬哥桀敖不訓地用偽鈔點著香煙的模樣,就像遇到熟悉的朋友一樣露出會心的微笑。《英雄本色》20年了,坐在電腦前用文字梳理記憶,我很清楚自己帶著一種膜拜的心情。

一、英雄失落:世上已無英雄
 
至今沒有看到20世紀六十年代龍剛版的《英雄本色》,也沒有想看的迫切願望。從1986年到2006年,小馬哥今年20歲,那是風華正茂英姿勃發的年歲。滾滾香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20年的歲月滄桑,時過境遷,時移事易。吳宇森的遠走和劉偉強、杜棋峰的上位使得江湖面貌全目,叱咤風雲者不再是小馬哥式的英雄,而是陳浩南、山雞、林懷樂這樣的混混、流氓、殺手或者大佬。
吳宇森的《英雄本色》揭開了江湖英雄神話的篇章,在《喋血雙雄》、《賭神》、《龍虎風雲》這些留連忘返的光影中,小莊、高進、高秋的形象巍巍屹立,抒寫著一段段新鮮動人的江湖傳奇。縱是潘文傑執導的《跛豪》,也以男人豪邁的情懷史詩再現了一代枭雄吳國豪的人生。自古以來,英雄與枭雄就是拜把兄弟。英雄盛行十年過後,江湖被《古惑仔》系列打破。銅鑼灣街頭拿著菜刀鐵棍打打殺殺的小混混鄭伊健、陳小春突然沖進了人們的視野。從此,江湖上到處是肆無忌憚的泡妞、吸毒、粗口以及無節制地亂砍亂殺。江湖最傳統的情義日漸式微,英雄已難有生存與用武之地。張耀揚,這個香港江湖的第一號配角人物,曾將自己的真名(比如“火武耀揚”、“東興耀揚”)陪上黑幫電影的角色,在《古惑仔:只手摭天》中摔碎關公像,殺死自已老大,一語中的說:“關老爺,拜你有個屁用,小弟都拿刀砍大哥了。”
 
俗語說得好:時勢造英雄。經濟快速發展的20世紀80年代中期,香港是一個崇尚自由張揚個性的地域,遵循的是優勝劣汰的社會秩序。如此的大勢造就了吳宇森宏大激越的創傷視野和浪漫自信的創作手法。與之而來的江湖英雄神話,映證著香港人民對於未來堅定的信念和欣欣向榮的發展景象。90年代後期,經歷回歸祖國和亞洲金融風暴的沖擊,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更加疏離、迷失,大英帝國統治近百年的香港人民在一個新的環境下充滿著懷疑、壓抑、悲觀的情緒。此般的大勢下,杜棋峰攜“銀河映像”而起,江湖依舊殺戮,依舊風起雲湧,但不再豪邁奔放,不再熱血沸騰,充斥著絕望的宿命與喧囂的背叛。《暗花》、《暗戰》、《非常突然》中的警匪對峙與幫會紛爭不過是貓捉老鼠的斗智游戲,不求勝負,注定逃不掉死亡的命運,凸現人生的荒謬無常。《黑社會》、《以和為貴》中沒有了豪情萬丈的江湖義氣,呈現的是幫會的爭權奪利和兄弟殘殺。
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的地方就有江湖。新世紀裡江湖仍在繼續。“救世”的《無間道》摒棄了吳宇森、林嶺東創立的黑幫套路,恩怨情仇和江湖義氣從首要主題的地位上被拉了下來,而是將鏡頭描准警方和黑社會的兩個臥底,表現他們決心離開所處的環境回到自己世界的心靈掙扎。至此,香江的英雄神話徹底告終,陳永仁、劉建明以正常人的思想和生活出現在江湖。香江沒有了英雄,內地的英雄更是讓人措手不及、錯锷不已。何平放棄了《雙旗鎮刀客》的精神,《天地英雄》中的男兒們無力回天,最終虛無的佛光拯救了無力的人兒。張藝謀在《英雄》中遠離數千年的俠義精神,讓風餐露宿、行儀仗義的刺客們胸懷“天下”,在群雄並立的年代信奉“以和為貴”,主導出一個“和平”的江湖世界。於是,大家都說,這是反社會、反人類、反俠義、反江湖、反英雄的“英雄”。
 
立足社會背景與換位思考,我們沒有充足的理由去批判劉偉強、責怪杜棋峰甚至抱怨張藝謀。當世上已無英雄時,伴隨英雄成長的我深深體會到《喋血雙雄》中小莊的心情:“我們不適合這個江湖了,因我們太戀舊了”。一切都怪我們戀舊,因為戀舊,因為英雄不再,所以才更加懷念。

el050317004.jpg  
 
二、英雄本色:男兒情義注解江湖往事
 
《英雄本色》的江湖地位不可動搖。香江電影百年百部最佳影片評選第一的殊榮名副其實(費穆的《小城之春》在其前,香港電影第一位)。它開創了香港傳統黑幫類型片的范例,遵循奸人背叛、好人受害、奮起復仇的經典敘事模式,起轉承合清晰明了,講究快節奏,追求故事的娛樂性。影片中很多段落被後來者不斷復制,比如海港決戰爆發之前,豪哥尋找阿傑的女友,一群小孩用稚嫩純潔的童音唱著天籁般的歌聲。這一幕在後來的《變臉》中同樣可以找到:藏完炸彈的尼古拉尼.凱奇經過唱頌經的合唱隊時,興奮又頗具挑逗地唱起“哈利路亞”。歌聲如象征和平的白鴿一樣,讓所有的爭斗都失去了意義。古龍的小說中,用劍者死於劍。吳宇林的江湖中,沒有真正的暴力,槍膛裡飛濺的子彈閃爍著人性的光環。
 
20年後,任何一個稱得上影迷的人都不會遺忘、忽視英雄的故事。吳宇森的開片極其生活化,小馬在街邊買小吃,巡邏的警察趕到,他一邊吃一邊付錢並幫助攤主逃過警察的罰單,然後看著攤主樂呵呵地說:沒抓到哦。從這一幕中,我們看到小馬和普遍人沒什麼區別,甚至比普通成年人多了一份天真、可愛的童心。吳宇森以極其高超的技巧將觀眾融入影片之中,與小馬一起創造、經歷英雄的事跡。
 
豪哥和小馬是香港某偽鈔集團的主將,是黑道上響當當的人物。一日,阿豪與小弟阿成到台灣辦事被人出賣,憑著多年的江湖經驗雖逃出虎穴卻被趕到的台灣警方包圍,為了保護阿成和遠離黑社會,豪哥自首被捕入獄。小馬與豪哥出生入死多年,情比手足。豪哥的被捕令小馬失落、痛苦,孤身一人到楓林閣酒家為豪哥“報仇”殺死叛徒。這一幕是香港黑幫電影中無法跨越的經典橋段,被代代影迷津津樂道:“在一首歡快的舞曲中,小馬哥在慢鏡頭中摟著一個舞女漫步,黑色風衣,嘴叼牙簽,順手將槍插在走廊的花盆中,當他微笑著將舞女送走後,拉開旁邊房間的日式紙門,手執雙槍掃射,彈無虛發。”
 
與此同時,犯罪集團為防止豪哥洩露秘密揭露罪證,派出殺手准備挾持豪哥家父,在與回家的豪哥弟弟阿傑及其女支的混戰中,父親不幸被殺。阿傑得知自己的哥哥為黑社會做事,不但害死父親而且影響了自己在警局的前途。多方的因由使得阿傑對豪哥產生了無可原諒的憎恨。《英雄本色》的成功不僅在於吳宇森表達江湖兄弟情義,也在於將血緣兄弟親情引入其中。可以說,片中一半的英雄事跡與這種血緣兄弟情義有關。
 
三年後,豪哥刑滿出獄。小馬因豪哥被捕而無心戀戰江湖將大哥的位置讓給了阿成,流落街頭以擦車為生。阿成已是集團老大,出入前擁後戴,耀武揚威,不可一世。豪哥為了阿傑不願再涉足黑社會,小馬因豪哥出獄而決心重出江湖再創輝煌,阿成也試圖利用豪哥的關系為集團服務。如此,激烈的沖突在各方產生。正是在化解巨大沖突的過程中,小馬和豪哥的英雄事跡得以盡情鋪開,觀眾在感同身受中血脈贲脹。
 
影片中處處烙著英雄的本色,下文結合“英雄語錄”將作進一步的陳述,這裡試舉以槍戰帶動的兩幕。一幕是倉庫搶盤:豪哥無意復出江湖,小馬不做勉強孤身深入公司庫房挾持看管拿走制作偽鈔的磁盤,拿到盤之後被保安人員追殺,小馬邊打邊撤,此時豪哥騎著摩托車而至幫助小馬全身而退。忘不了那一刻小馬和豪哥的相視而笑。另一幕是最後的火拼:已經啟航離開的小馬聽到槍聲四起,停下船稍作思索義無反顧地掉頭,然後腳踩方向盤,端起機槍向岸上掃去。誰都知道岸邊倒下的一個個身影證明吳宇森把個人英雄主義進行了誇張式喧瀉,但誰又在乎這種放大化的宣洩呢?他不正好滿足了每個男兒身上那股萬丈胸襟和熱血豪情嗎?忘不了小馬掉轉船頭的決絕與果敢,是生是死,早已置之度外。
 
《英雄本色》沒有過多的兒女情長,張揚的是令男兒熱血沸騰的兄弟情誼。吳宇森的貢獻在於宗教般地升華了男人之間的這種情義,並通過暴力途徑的展示於人,這也是“吳氏暴力美學”的精髓所在。
 
20世紀80年代的香港影壇,動作片與喜劇片占絕對主流。《英雄本色》如一顆璀璨的明珠,照亮了香港電影的另一片天空,開拓了香港黑幫片的疆土。此後,各路 “黑幫英雄”紛紛殺出,強化了張徹《獨臂刀》之後香港影壇的陽剛之氣。無疑,《英雄本色》是一部屬於男人的電影。

三、英雄人物:巨星大師共鑄影像經典
 
眾所周知,《英雄本色》成就了兩個男人。一個是時為“票房毒藥”的發哥,另一個是“無片可拍”的吳宇森。一部影片讓兩個失意的男人“鹹魚翻身”,前者因此拿下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後者至此拉起了“黑幫教父”的旗號。戲裡戲外,香港電影的兩段傳奇由此開始。通過這部抒寫英雄神話的經典,我們可以解讀出諸多的英雄人物。
 
1.小馬:周潤發
發哥是天生的演員。高大魁梧的身軀,變幻莫測的臉龐,迷人滄桑的微笑,每一個毛孔都散發著男人的堅毅和柔情。他能將含情脈脈的笑臉傾刻變作目露凶光,不怒而威。他能將殺人噴火的雙槍演繹成美學藝術,酣暢淋漓。他有著與生俱來征服觀眾的魅力,《上海灘》的悲壯賺足了萬千少女的秀淚,《英雄本色》的小馬哥俘獲了所有影迷的心。發哥塑造了很多的經典的形象,但我尋不到一個能與小馬哥如此稜角分明、有血有肉的形象相媲美的角色。黑色風衣,戴著墨鏡,口叼牙簽,桀骜不訓,威武潇灑,義薄雲天,豪氣干雲。發哥說:我拍了幾十部戲,才有了出演《英雄本色》的一次機會,經典角色需要等待才能得到。發哥說的沒錯,但我們也知道經典角色需要等到適合的演員才能出現。小馬哥之於發哥,已然融為一體,互可指代。《英雄本色》過後,小馬哥和發哥成了一代人共同的偶像。還記得群星荟萃向大師張徹致敬的《義膽群英》中,星仔扮演的小奇哥的小弟整天學小馬哥的模樣期望出人頭地嗎?
 
發哥出走香港西進好萊塢,帶走了香港電影的英雄氣概,讓我們耿耿於懷。然而,一個在四十歲事業處在高峰的人離開自己熟悉的舞台,在一個全新的環境中打拼,本身就需要一種男兒非凡的氣魄,是一種稱得上英雄的行為。好男兒自在四方。發哥四十歲學習英語進軍好萊塢的事跡,已被載入香港中學課本,激勵著代代的年輕人成就事業、開拓疆域。
2.豪哥:狄龍
第一次邂逅龍哥自然是《英雄本色》。龍哥和發哥的“雙簧”是我看到過電影中最絕妙的配合,舉手頭足,心有靈犀,將男兒的豪情與悲壯演繹到無以復加的境界。《喋血雙雄》中的發哥和李修賢,《縱橫四海》中的發哥和哥哥,《變臉》中的約翰.特拉沃爾塔和尼古拉斯.凱奇,以及《盜火線》中大名鼎鼎的阿爾.帕西洛和羅伯特.德尼羅這些經典組合才有望其項背的資格,但無法取代《英雄本色》的至尊之位。香港電影盛產老大。在所有的老大中,龍哥無疑是最具有領袖氣質的一位,縱使是小馬哥這樣的英雄也甘做小弟。放眼江湖,學著《功夫》中的馮小剛問一聲:還有誰?豪哥不霸道不張揚,沉穩冷靜,臨畏不懼,臨險不亂,掩護阿成一段從表情到神采都充滿自信、果斷、英氣。坐牢三年,不可一世的阿成見了還得禮讓三分,而白道的警探也是英雄相惜,迎接在監獄門口。
 
豪哥是龍哥塑造的經典形象,但絕不是全部。龍哥是天生的大俠,屬於帥得讓天下所有男人自卑的俠客。看到過龍哥的影視訪談,言談間流露著真誠、正直、熱忱的男兒本色以及溫文爾雅的才子風度,信奉“做人要帶三分俠氣,交友要存半點素心”,“青春應有英雄志,男兒當為天下奇”。龍哥是邵氏武俠電影“2+2+1”輝煌時期的締造者與見證人,《保镖》、《報仇》、《書劍恩仇錄》、《多情劍客無情劍》、《蕭十一郞》等等武俠電影造就了他的大俠氣質。正是這種氣質令其扮演豪哥這一角色時收放自如,游刃有余。
504eafe.jpg  
3.阿傑:張國榮
與小馬哥和豪哥相比,阿傑算不上英雄人物,可以看作是英雄成長的磨砺過程。在影片中,他不過是一個自私自傲、好勇斗狠、內心充滿正義感和敬業精神的年輕警官,很多時候他的舉動反襯著小馬與豪哥的英雄氣概,那種在兄長面前的霸道與“無情”甚至令人憎恨。最終,港口的血戰和小馬哥的死讓他明白“做兄弟的”是應該講情義的,一個新的英雄由此成長,在《英雄本色II》裡與小馬哥的胞弟阿健惺惺相惜,帶著無畏生死的勇氣,走了一條類似於小馬哥的英雄悲情之路。
阿傑是哥哥扮演過的重要角色,配角並不影響他的香江地位,因為,我們還有程碟衣,還有陳十二少,還有西毒歐陽鋒,還有在生母面前頭也不回遠走的阿飛……
4.導演:吳宇森
吳宇森師從“武俠電影宗師”張徹,他钟情的江湖黑道和男兒情義事實上是對張徹古典武俠故事進行現代包裝下的改寫。吳宇森的電影更像是將張徹電影中的大俠手中的刀劍換作雙槍來演繹,主題與情懷大同小異。有人說《英雄本色》中“吳宇森和周潤發聯手打造了香港電影歷史上第一個悲劇英雄”。其實不然。吳宇森影片中小馬、小莊這樣的悲情英雄在張徹電影中大量存在。譬如,《金燕子》中的銀鵬,《保镖》中的游俠駱逸,都是重情重義、膽識過人的豪傑,在懲奸除惡後難逃一死。同時,吳宇森受法國黑色電影大師梅爾維爾很大的影響,非常注重凌厲酣暢的影像、人物造型的偶像魅力和火爆刺激的動作場面這些類型電影必不可少的包裝外在形式。《英雄本色》就是一次張徹內在主題和梅爾維爾外在形式的吳宇森式完美結合。
吳宇森談到周潤發時說:發哥的經歷和我比較像,所以我比較喜歡用他來表現一些我自己的想法。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當兩個落魄的英雄相遇時,誰又能說《英雄本色》中的小馬哥和豪哥不是現實中發哥與吳宇森的映照呢?這一對香港電影輝煌時期的“最佳拍擋”創造了一個東方經典式的江湖神話。或許,只有吳宇森才能把周潤發身上的那種男人的堅忍與高貴表現得完美無暇,也只有發哥才能將吳宇森經歷中的熱情與悲壯演繹得淋漓盡致。
5.監制:徐克
徐克是大師,是香港電影百年難遇的天才。他拍過情意纏綿的《倩女幽魂》,拍過大氣悲情的《男兒當自強》,更拍出視覺優先的《蜀山傳》,是武俠世界中不二的“弄潮兒”。只有徐克才敢擅自玩電影,想怎麼玩就怎麼玩。當別人還熱衷於俠客滿天飛時,他又率先走下了鋼絲繩捧出寫實的《七劍》。面對十一項金像獎提名的全部落空,老怪坦然處之:我不再乎。20年前,年富力強的斯皮爾伯格拍攝的《紫色》獲十一項奧斯卡提名最終毫無斬獲。歷史的暗合,將東西方最具才華的兩位導演聯結一起。
 
古有伯樂,世人才知千裡馬。今有徐克,才成就吳宇森和周潤發的時代傳奇。老怪不但引領了香港電影的新浪潮,帶動了邵氏過後香港電影的二次輝煌,更是慧眼識英雄,見證了《英雄本色》的誕生。在電影中講述讓所有男人熱血澎湃的“英雄本色”的兩個人,在現實中終因創作理念的不同而分道揚镳。《喋血雙雄》之後,吳宇森離開徐克“電影工作室”,自組公司拍攝《喋血街頭》,而徐克自己拍攝《英雄本色III》,試圖延續英雄神話,無奈票房慘不忍睹。影像與現實陰差陽錯地和我們開了個玩笑。
 

四、英雄語錄:男人當說男人話
 
男人就該像個男人,說男人的話,做男人的事。古龍如是說。
浩瀚的香江影海中,我怎麼也找不出比《東邪西毒》和《英雄本色》奉獻更多經典台詞的電影。《東邪西毒》是一幫深陷感情旋渦都市男女的喃喃呓語,仿佛李清照筆下的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般婉約、感傷。《英雄本色》是一群鐵血男兒展示真我風采的豪語壯語,恰似辛棄疾詩詞中的金戈鐵馬氣吞萬裡如虎般豪邁、激越。
 
◆“我很佩服你,為了朋友,三年來你一句話都不說。” 豪哥走出監獄門口,偵探迎上去。法律上兩個人走的路不同,卻不防礙識英雄重英雄。數年過後的《喋血雙雄》中,小莊和李鷹將英雄惜英雄極盡演繹。
 
◆“做人有原則就什麼都不怕。”:江湖有江湖的原則,江湖之外有做人的原則。黑道這玩意兒,沾上了一輩子都不容易脫掉,想重新做人是需要經過考驗的。豪哥什麼都不怕,因為他有江湖的原則,他有所顧及,因為他有做人的原則。
◆“江湖道義現在已經不存在了,身邊的人沒有一個可以相信的。” :豪哥被人出賣入獄,小馬從老江湖那裡打探消息。一句江湖的體驗把小馬和豪哥這樣的英雄送上了孤立無援的境地。
◆“在道義上我們絕對尊重講信義的朋友,絕不縱容出賣朋友的人。”:老汪說出了江湖的原則,但是小汪不信,阿成不信。誰信?小馬哥信。
◆“我早已不問江湖事了。” :陶園明吟唱著: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世外桃源的寫照不是江湖人士的歸宿。經歷過太多的爾虞我詐和打打殺殺,豪哥試圖歸隱,然而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逃永遠沒有出路。
 
◆“小馬,你寫給我的信,不是這麼說的。” :豪哥暗隨小馬到了破亂舊房,看著小馬吃著干硬的便當,輕輕地問上一句。小馬抬頭,看著突如其來的豪哥,臉上露出不好意思又包含辛酸的微笑,兩個男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此情此景,你感動了嗎?
◆“你可以侮辱我,但不可以侮辱我的朋友!” :成老大把豪哥“請”到了自己居所,展開一幅開天辟地的宏圖。豪哥無心重出江湖。成老大稱小馬為廢人。豪哥手捶牆壁,怒不可遏。朋友與自己,哪個更為重。豪哥一言定論。
◆“警官,我不做大哥很久了。” :身正不怕影子斜。早已不問江湖事的豪哥不能直呼親兄弟的名字,而只能叫警官,這裡面包含著多少的無奈和委屈,只有豪哥自己清楚。
◆“這杯酒給我這條腿喝。”:或許你以為我是個廢人,靠替人擦車混飯吃。NO!你錯了,燕雀豈知鴻鹄之志。你現在位高權眾盛氣凌人,可我就是不買你的帳,你能把我怎樣?
◆“我從來不逼迫朋友做他不想做的事。” :情義江湖多無情,為名為錢為色,朋友反目成仇者俯拾皆是。雖然我苦苦等你三年,時時刻刻想象著與你攜手再戰江湖,但是我深知你的處境,不逼你做為難之事。轉身的瞬間,屏幕之外的我的淚光習慣性地閃現在眼眶。
◆“我相信神,我就是神,能把握自己命運的就是神。” :在寂靜的夜空下,我和你討論的不是宗教的問題,那是哲學家們的游戲,我向你訴說的是男兒本色,能主宰自已命運的就是神。
◆“賭博也有輸贏的。”:徐老怪在《刀》中說:江湖就是買賣。賭博也是買賣,江湖就是賭博,行走江湖十多年的我知曉規矩--非贏即輸。但我不怕,因為我是神。
◆“我警告你,不要用槍指著我的頭!” :十二年前,別人用槍指著我的頭逼我喝尿,我發誓再也不讓別人指著我的頭。你可以開槍打死我,但你不可以侵犯我的尊嚴,那是英雄男兒的尊嚴。
◆“我等了你三年,三年哪,我要重新再來!” :“心如在夢就在,只不是從頭再來”的歌聲唱遍了大江南北,劉歡只不過是對20年前那個名叫小馬的人永不服輸戰斗宣言的復述而已。
◆“我有自己的原則,我不想一輩子被人踩在腳下。”老汪講原則,華叔講原則。你也講原則,只是你做壞人的時候被人罵,做好人的時候連走兩步都被人跟蹤。我不是臭要飯的,我也有我的原則,男人失敗了受挫了不會堰旗息鼓,而是要重頭再來,寧可站著死,絕不跪著生。
◆“我不是想證明自己有多麼了不起,我只是要告訴別人,我失去了的東西,我一定要拿回來!” :真心英雄磨難鑄就。勾踐臥薪嘗膽,終換三千越甲可吞吳。孫膑斷足苟且偷生,圍魏救趙滅龐涓終成一代名將。韓信受跨下子辱,四面楚歌逼得一代霸王烏江自刎。三年來,我忍辱負重,等待的只是東山再起的時機,從那裡跌倒就從那裡爬起。
◆“做兄弟的...” :我這句話沒有說完,子彈打爆了我的頭,鮮血濺滿了你和我的臉。什麼是英雄情,什麼是朋友義,我的熱血讓你明白。你遞上象征法律正義的槍,那一刻這裡沒有黑沒有白,這裡只有情只有義。
 
8405150134-1-1-1.jpg  

五、英雄續話:續集重拍不了情
 
英雄雖死,浩氣長存,關於英雄的話題仍在繼續。
1987年的《英雄本色II》,我們認識了一個叫阿健的小子。吳宇森以兄弟的身份讓小馬哥“復活”,在美國開起了小飯館。表面上的阿健看上去游戲人生,但骨子裡流著與小馬哥一樣的血,他不動聲色地拿著槍逼地痞流氓吃倒在地上的蛋炒飯,他在槍林彈雨中殺出一條血路。看著一撅不振的四叔,他怒吼:“我十幾年的心血也被人炸了,我從來不後悔,也不需要人同情,你如果不承認失敗,就和我一起殺回去,這個世界上從來就沒有被逼這回事”。看著四叔拿起槍,他開心地笑了,男兒本色的回歸不就是他向往與追求的嗎?當回到香港穿上小馬哥留下的數十個彈孔的風衣時,誰又能說阿健不是小馬哥:形象,膽識,忠勇,義氣,甚至與生俱來的霸氣。發哥將阿健飾演得栩栩如生,但是,大家都明白小馬哥不可超越的形象使吳宇森無法捨棄這一形象,阿健其實就是“小小馬哥”。
 
《英雄本色II》承襲了上集的影像基調,是香港最為成功的續集之一。阿健和四叔從美國殺回香港,與豪哥和阿傑會合。小馬哥的死,讓阿傑體味到一個真正男兒的本色,從自私、好斗的狹隘性格脫胎,生出一股視死如歸的英雄氣概。吳宇森為這種英雄氣概繼續加入親情,讓阿傑在女兒出生之時死去,悲情帶著些許的愛意與溫暖,不再是單純男兒情義。這時的阿傑,才是哥哥值得銘記的角色。
 
有不少人都以古代兵法中“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的認知推理。《英雄本色III:夕陽之歌》不受大眾喜愛,似乎證明著這一戰爭定律同樣適用在電影續集之上。然而,我依然喜愛徐老怪的《夕陽之歌》。英雄亦即小馬,《英雄本色》怎能沒有小馬?老怪把《夕陽之歌》作為《英雄本色》的前傳,講述小馬哥早期的江湖舊事。前傳實在不夠新鮮,《教父II》、《無間道II》皆是如此。
《夕陽之歌》是典型的徐克風格,人們生活動蕩不安兵荒馬亂的大時代中無法主宰自己的命運。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徐克的地方,怎麼會沒有江湖!只是,西貢的江湖已不再是軍火毒品偽鈔的江湖,而是槍炮坦克軍隊的江湖,一個我們的英雄陌生的江湖,不變的只是英雄情義與兒女情長。“夕陽之歌”帶來了溫馨浪漫,也留下了生死離別。一支口紅注定了兩個人一生的命運,當難民四處奔跑軍隊潮水湧來,“夕陽之歌”的音樂漸漸響起,發哥撫摸著梅姐的臉痛苦失聲時,愛恨情仇不過是人世浮華一夢。不得不說,老怪延續了吳宇森在《英雄本色》中構建的英雄世界,也打破了同樣的英雄世界,江湖也是愛情的江湖。
20年風雨滄桑,人們對於英雄念念不忘。早在2005年,馮德倫便宣布要重拍《英雄本色》,希望周傑倫來演小馬哥,陳冠希和舒淇等明星同時加盟,不過由於周傑倫的拒絕出演讓計劃流產。2006年3月媒體報道:韓國導演鄭胤澈將翻拍吳宇森版《英雄本色》,以處女作《馬拉松》揚名的鄭胤澈計劃讓古天樂演小馬哥,張東健將诠釋狄龍飾演的黑道大哥宋子豪,Rain則將出演他的警察弟弟宋子傑,計劃投資超過1億人民幣。
看到這樣的消息,悲喜兩難。因為只有經典才有被人重拍的資格,重拍說明人們對它的不忘與緬懷。然而,馮德倫何許人也?號稱《武林世家》的影片不過是攪了一回當今香港電影粗制濫造的混水。小馬哥是英雄,飾演他需要有形象有氣質的優秀演員,一如發哥。周傑倫是流行音樂的偶像,之於電影,他無疑是一個不錯的賺錢工具,是不是一個好演員,還有待磨練有待檢驗。鄭胤澈何許人也?《馬拉松》不過是一部冗長的普通勵志之作。看看韓國的黑幫電影,充訴著簡單的槍戰與拙劣的模仿,我們的發哥在《英雄本色》中頭中一槍便倒在血泊裡,宋秉憲在《甜蜜人生》裡頭中數槍還能活著離開。看來,韓國人非常人,神人也。

跋:守望英雄
 
《東邪西毒》裡大嫂釀制了一種“醉生夢死”的酒,《英雄本色》就像這壇的酒,每每身浸其中總會讓我忘記現實的一切,沉醉在影像的虛幻中不願清醒。躲進電影的小樓,在經典光影中如癡如醉如癲如狂,觀影量的極速膨脹並沒有削弱《英雄本色》在心中的地位。如果今天選擇最喜愛的十部電影,少不了《英雄本色》的一席之地。
江湖已無英雄,現實更是陰陽怪氣。名利的喧囂,世俗的炒作,已成為這個年代的標簽。“男兒”、“超女”成為今天熱門的話題,我卻從他們身上越來越辨別不清男女的界線。安逸享樂無病呻吟的小資氣息充斥著社會的各個角落,在這樣的角落裡找不到英雄的足跡,只有在那部最愛的、最經典的、不可復制的、無法超越的電影中守望著英雄。
 
借《黑金》中周朝先妙語說一聲:我話講完,誰贊成,誰反對?
我相信,你不會反對!
創作者介紹

寂寞小狼狗-阿~嗚~的部落格

呂布-太威啦 !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